炎熱的六月除了是痛苦的期末考以外

也是歡樂迎接新生的時候

今年所辦一如往常地為碩班新生舉辦迎新活動

所有的正取者都來報到囉

感謝參加的老師和同學

老師們給新生的話也許各位校友在入學時都聽過了

大家可以回味一下

也歡迎大家未來多參加所上的大小活動

永遠和犯研所連結在一起!

---------------------------給新生的話--------------------------

許老師:

犯罪學研究所是我們侯校長在2001年的時候開始創立的,第一任所長就是我們周愫嫻老師,

我馬上就要下來了,就要換她了。輪流啊,哈哈!很快就要換所長。

在這裡我相信各位一定可以學到很多犯罪學相關的知識生活上像個大家庭一樣很愉快,

但也有很辛苦的時候,但是這是很快樂的辛苦。

我們每一年的報到率都是100%,很少沒有來讀我們所的。

去年有位新生他考上台大,一年後又回來了,校長特別強調台大,跑去台大念了一年才回來。

我們在職班29 位同學也一定是全員報到,一個也遞補不上,在職班的備取總是期待、期待,結果總是落空。

 

雖然我們老師非常的少,但是我們的陣容都是非常非常的堅強,我們現在雖然只有四位老師,

放完暑假還會有新的老師進來,這是我們期待已久的,也是尋找很久的一個好老師,

相信跟各位同學都可以一起好好的做功課,好好的一起來作研究。

 

侯老師:

謝謝我們所長,老朋友多年了。我們這個所2001年開始的時候我就找了這兩位先開始。

其實我們這幾年努力之下,我們幾乎改變了整個治安界,讓整個治安界改頭換面,

我記得當時我們開始推動一些教育工作的時候,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因為都很封閉,

因為在高牆之內他們都不願意走出來,他們都很怕不能獲得長官的支持,接受教育不知道什麼用途。

我們為了要打破這樣的思維,我們三個就說那好吧,你們不出來那我們自己先進去,

所以我們就到警政署開始開班授課,那時候幾個副署長全部在那邊排隊上課後來一個一個進來了。

本來我們進去,後來他們就自己跑到學校了。

王進旺也來了、王卓鈞也來了、洪勝堃也來了,都到台北大學來接受教育了。

幾年下來高層教育變成到大學以後才接受研究所,變成治安界的一個價值,

每個人都在讀書,都在作犯罪學的科學實證的探討,慢慢的改變了整個治安界。

我想這些都是努力的結果,我們犯罪學所努力的一個成績。

 

歡迎我們的同學來到這樣,我不曉得今年是我們來三峽校區的第二年,

這幾年比較少跟研究生在一起,我不曉得你們研究室在這裡如何,

但是就台北大學本身來講,這幾年在三峽校區表現非凡,我們學校整體來講,

...整個國家考試成績非常不錯,我們去年的整個考試院通過的人是高達659位,

台北大學在考試院應該算是最大戶的,...

 

我想這個學校現在在全台灣來講應該是夠漂亮的,還要幾年啦,

...但我想再過幾年校園會不一樣,...台北大學來這裡後,我們真的是改變了這裡的一切。

學校校園大家都沒來過嘛,去走一走,我們還有一個很大的森林區...

還有很大的運動場,在恩主公那邊,是國際認證的,

那邊比賽如果是跑得夠快,在世界紀錄上是可以被認可的。

我們學校現在有兩棟要蓋,已經蓋好了就是法律跟公共事務學院,

那兩棟我想你們應該去走一走,另外一邊很漂亮。

九月的時候所有學生會過來,我們學校現在還剩下兩棟沒蓋好,都在進行中。

 

...希望大家在這裡這麼好的環境下,好好的讀書,犯罪學是非常可愛的一門學問,

我們當初的理想就是要跟芝加哥大學效法。

芝加哥大學1892年的社會系那時候他們是作犯罪問題的研究,搞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有自己的理論...。我們在這裡也是在社會控制理論的關懷之下,一直搞社會控制論,

現在是搞修複式正義,是社會控制論的一部分,都在搞這些東西。

 

我們也有自己的期刊,你們應該看到吧,我們有自己的學術期刊,算是國內犯罪學最top的。

我們出了12期了,從第一期到現在,期一期看下來,paper品質沒有改變過,

從第一期的味道跟到現在都一樣,除了研究topic不一樣,其他都一樣沒有變。

我們始終如一、堅持理想、保持品質。

除了這個之外,這個所的resource也很多...

而且這個所老師又好,找不到的,超級好,都是大師級的、人見人愛,

每一個學生看到我們老師就愛上了,就喜歡上我們這個研究所。

這個所同學之間感情也超級好,有非常好的情感,

這個所更重要的不是沒有情感來了就走的所,而是一來就永遠被綁住的所,

我們的畢業生到現在都懷念我們,我們一有活動他們全部都跑回來,

我們也有留言板,可以去看一看,畢業生如何跟我們保持聯繫,

這個所將來每年都會辦一個活動,每一年畢業以後我們還是永遠會跟你們在一起...

每一年都會陰魂不散。

 

我們的學生各行各業都有啦,有醫生、我們也有檢察官、有法官也有海巡人員、

也有觀護人也有調查局、政風還有監所的監獄官,都有!

還有保全,都有都有,很多很多!還有老師、學校的輔導老師。

那他們從各種的工作裡頭,把這些經驗拿過來跟大家分享,

我想犯罪學所你們應該給兩位老師,還有我們年輕的、能幹的黃蘭媖老師,掌聲鼓勵!(全場掌聲*)

後來我們挑好久挑了他,精挑細選!

  

許老師:

每一個老師都是精挑細選的!包括我跟周老師也是精挑細選的。

 

 

侯老師:

是挖角的啦!當時許老師是警察大學的教務長啦,我們很早就私訂終身了(哄堂大笑*)

臺北大學一成立犯罪學所你們就要過來!兩個早就說好了,我們就賣給臺北大學了,

從警大教務長把他挖角過來。周老師是台北市立教育大學挖角過來的。

當時我把在犯罪學界做search方面最傑出的兩位挖角過來,我們給這兩位pioneer來一點掌聲厚!

也給junior的黃蘭媖老師掌聲!我們犯罪學所會跟大家一直在一起,歡迎各位!

 

周老師:

首先先歡迎大家來我們現場,希望你們在這兩年的時間裡可以過得很快樂。

第二,我一定要報告一下:

這幾天我到臺灣各地去,每到一個地方我就會問他們有沒有聽過臺北大學、在哪裡或知不知道這個學校。

再來我會問知不知道犯罪學研究所,如果知道的人不超過五分之一的話,

我就會花十到十五分鐘的時間仔細地介紹我們系所給他們知道,為大家廣為宣傳,我一定會講的。

我昨天接到一個電話,是台灣一位很資深的典獄長,他現在在教書。

他問我兩個問題,一個是他可不可以來投稿我們的期刊,我說非常歡迎。

期刊是我們非常引以為傲的一個學術的產物,大家有時間的話可以看一下。

第二個的話就是說,為什麼很多老師從世界各地到達臺灣的時候都會想要再來找我們,

尤其是他們的專業跟警察、犯罪學有關,他們都會打電話來或是寫信給校長或所上每一個老師,

問他們可不可以過來跟我們的老師或學生談談。

這位典獄長原本是警大畢業的,後來去念中正博士班,他跟我說,

『據我所知,臺北大學在全台所有研究犯罪學領域的機構,是比較嚴謹的學校。』 (全場掌聲)

他沒有唸過臺北大學,但是他唸過其他學校,我認為他這麼說是對所上自成立以來最大的讚美。

我一定要跟校長、所長報告一下,這是對我們最大的肯定,因為在剛成立的時候沒有人知道我們,

以為我們是另一個警大或別的學校,但是在這幾年經營下來,我們就開始顯示我們的獨特性和優點,

這些都要時間累積。 

剛開始只是用講的別人不會相信,要實際做出來,所以學生畢業之後的成就、畢業論文和老師們的研究成果等

這些都要經過時間累積,光講是沒有用的,所以我想用這段話勉勵大家,

我希望現在的在校生能以我們所上、以學校為榮,一年級同學能更加發揚光大,讓我們以你們為榮。

(全場掌聲*)

 

黃老師:

首先,要歡迎大家。很高興看到大家!

在台北大學的日子會讓人忘了時間流逝之快,又要迎接新生了。

我自己在這裡已邁入第六年了,校長仍然一直以為我是昨天才來的。

琬玲問我,所上的特色是什麼?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我只知道,在這裡的課堂上,每一次都令人期待,充滿思辯的過程也讓人帶著許多的省思離開。

有時候,可能會超過你所預期的,壓力當然也無時不在。

研究所的課程只是你人生的一小段,而在這兩年內,在學校的生活也只是你同時把玩的許多球的其中一個。

正如,對老師而言,上課和學生的互動也只是龐大工作項目之一。

老師必須掙扎,在眾多事務中取得平衡,而經驗豐富的學生會懂得預先安排,以應付未來的各項需要。

根據興趣和優先順序來決定,該做什麼,放下什麼,什麼比較重要。

 

我瞭解,學生所做的決定,很大部分並不是來自老師的影響。

你們會從你們的同學身上,以及在研究所階段所認識的朋友身上,學到更多。

總之,這是一個探索你們未來定位以及歸屬的時期,而探索過程可能夾雜著無數的研究生之間的歡樂派對。

 

我衷心希望大家在兩年後會覺得在這裡的生活改變了你,也希望這個改變會讓大家臉上帶著笑容離開。

 

 

碩班新生合照 

說明.JPG 

許老師說明所上教育目標與核心能力

新生16名.jpg  

16位碩班新生自我介紹(要站在講台前面耶 真害羞)

 DSC03272.JPG

侯校長參加專班迎新致詞(侯:北大萬歲~~我最愛犯研所了)

 

criminolo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